小时候,我是个爱问问题的孩子。渐渐长大后,我经常会被诸如“宇宙外面还有什么”“人死后是不是真的像《聊斋》中所说的变成了鬼”“《西游记》中所描绘的那些佛菩萨和神仙们真的住在天上吗”这类的问题所困扰。青春期时,我则对算命、星座、血型特别感兴趣。到了不惑的年纪,在生活的经历给人生划上了一道道伤痕后,我的生活也达到了表面上的平静,但内心的好奇与困惑日渐强烈。

偶然的机缘听说了三级修学,让我积极主动地想要靠近,于是,很快就有因缘来到了沙龙。因为我相信,传承了2500年之久的佛教绝对不会只是烧香拜佛、祈福保佑、静心避世那么简单,它内在蕴涵的宝藏像神秘的黑洞一般吸引着我去探究,而且它一定可以帮助我解开与生俱来的迷惑。通过两年多来的修学,我特别庆幸自己当时的直觉。

认识自己,这是佛法关注的根本问题,也是西方哲学的最高名言。然而,在“我是谁”这个问题生起之前,在未能听闻佛法之时,我关注更多的却是那些身外之物。我关注青春,为了留住青春,付出了很多的金钱、时间和精力,然而,青春注定只是一场无可挽回的盛宴;我在乎名利,从我个人而言,曾经一度认为金钱是生活中唯一的安全感,为了这份安全感,追逐名利成了我生命中最沉重的负担;我在乎尊严,当自我的价值得不到认可、所谓的自由被控制在别人手中的时候,我在忧郁与焦躁中备受煎熬;我始终被情绪所驱使,在我喜欢、我讨厌的轮回中自诩着爱憎分明;我为亲情、友情与爱情而伤神,在爱别离与求不得中辗转反侧……我在这些以为是“我”的东西上面,付出了太多太多,喜怒哀乐,无法自拔。

在书院这座没有围墙的心灵学院,不管是修学,还是服务大众,都是一个逐渐认清自己、打开自己、放下自己的过程。

首先,充分认识到身体、情绪、名利等我所在乎的一切,都不具有永恒不变的内涵,都不能代表所谓的“我”。错误的“我执”是一切烦恼、一切是非纷争的根源,是我和他人相互抵触、难以和谐的原因所在。

接着,学会在生活中处处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,用所学到的教理、正见逐渐转变自己的观念和心态。当我淡化对自身利益的关注,处处先为他人考虑之时,同事们越来越喜欢跟我相处,自己也觉得工作顺风顺水,虽然战胜私欲的过程会有反复的小痛苦,但最终的收获是内心的安乐自在。

今年我以意外的高分被评为单位的先进个人,这早已不是我追逐的目标,却是身边的领导、同事对我的改变所给予的最有力的支持;当我不再处处以“我”为中心,懂得去理解、感恩和关爱家人,我的父母公婆感觉生活中松了一大口气,不用再担心我的坏脾气会惹出是非,备感踏实与安心;先生和儿子也说家里充满了温馨与欢乐……我的先生虽然还没有进入三级修学,但我经常跟他分享修学中的点点滴滴,他负责当我的警察,在我修学松懈、将要退步的时候,他会及时地敲打和鞭策我,在看着我进步的同时,他也渐渐变得更加柔和、智慧;我的儿子刚刚进入青春叛逆期,感恩佛法,掐掉了我更年期的苗头,也给他的困惑青春期带来了一丝清凉,所以我们跟孩子都能很好地交流沟通,对于亲子教育这个一向令人头疼的课题我不再焦虑,因为,我在修学佛法的菩提大道上。

自我正是众生对生命最大的误解,佛教的无我思想则是佛陀对众生最大的贡献,因为它让我们放下对“我”的种种错误认识和执著,这一念放下,得万般自在。

至于“我是谁”“我的生命究竟有何意义”欢迎大家走入三级修学,亲自探寻生命的答案!

最后,深深地导师,感恩三级修学,随喜赞叹并感恩师兄们的聆听!

Recommended Posts